追蹤
王令麟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  • 928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王令麟獄中感言/閱讀《鄧小平改變中國》、《德川家康全傳》、柯林頓回憶錄《我的人生》心得篇

鄧小平是20世紀晚期,主導中國大陸劇烈轉變的重要推手。他歷經三起三落,縱使攀上權力顛峰的同時,仍屢遭清算整肅,甚至放逐,最後在1978至1989年成為中國大陸最高領導人,1992年再度復出。鄧小平改變了中國大陸經濟、政治及社會,開放對西方的貿易往來,有人讚美他、也有人罵他,但都無損於他在歷史上的定位。在企業經營上,我也時常會碰到「摸石頭過河」情形,就像鄧小平的創造性變革,雖然循序漸進,卻也處處危機,充滿挑戰。

過去,我講話很直,有時得罪人而不自知,也因此吃了許多悶虧。這些年來,因為環境的磨難,雖然削減了銳氣,卻不減赤子之心,反而得以更圓融的心,行事做人。「不管白貓黑貓,會捉老鼠就是好貓。」這是鄧小平名言。雖然很多人未必認同這種觀點,但我認為鄧小平在面對變革或談判時,擅長借力使力化危機為轉機,譬如,1978年,日本外相前往中國大陸訪問,與鄧小平談論關於釣魚台問題時,他的回答是:「一如既往,擱置它20年、30年嘛!」「我們這一代人,不夠聰明,沒有找到辦法,我們的下一代、再下一代總會找到辦法的。」四兩撥千金,就算「實問虛答」,也算是言語的智慧吧!

鄧小平的長子鄧樸方,在文化大革命中,被紅衛兵關在北大物理系實驗室內長達4個月,在不堪迫害下跳樓,當時脊椎嚴重受傷,導致半身癱瘓。鄧小平為了救治殘廢兒子,不顧其他中共領導人的勸告,毅然把鄧樸方送到加拿大進行兩次手術治療。當然,鄧小平為了這個舉動付出相當代價,不但受到黨內同志攻擊,政治前途也因此受損。但就一個父親的角色而言,我是敬佩鄧小平的。

王令麟:該承擔的就承擔我要向社會大眾道歉  圖片來源翻拍自(聯合新聞)

尤其,傳統中國社會內,殘疾族群向來就遭受到忽略,要促使社會、政府對殘疾人妥善照顧,是不容易的事。由於鄧小平的影響力,鄧樸方才有機會在中國大陸長期推動殘疾人福利政策,正所謂:「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」、「人生在一連串不完美中,最後總是完美!」

記得2008年,我在台北看守所遭收押禁見期間,《德川家康全傳》和前美國總統柯林頓回憶錄《我的人生》,陪伴我度過許多漫漫長夜。德川家康忍人所不能忍,為了突破困境,他所採取的策略是「生存第一」的亂世生存術;在夾縫中求生存,置之死地而後生。

別人看我,好像是強者,其實我也有軟弱的一面。年少時期,因為要保護母親、對抗強勢的父親,因此,我必須表現強者的姿態。事實上,在很多時候,我內心是害怕、甚至是孤立無援的。德川家康的精神教導我,處在弱者階段時,就承認自己弱小吧,因為忍辱負重,才能否極泰來。從書中,也可以領略到日本戰國時代諸侯間的各種強凌弱、眾暴寡的陰謀詭計,就像企業經營爾虞我詐、分分合合,人性自古皆然,令人感慨萬千!

至於柯林頓回憶錄《我的人生》,那本書是他2005年來台時,親自簽名送我的。2008年在監所重讀好友傳記,看到柯林頓在<白水案>章節提到:「媒體製造是非痛宰我」、「多虧我自小學習如何睜隻眼閉隻眼過生活,可以無視指控與諷刺的存在,繼續辦正事」…那不也正是我當時的心境寫照?

1993年9月13日,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與以色列總理拉賓,在柯林頓的斡旋下,於美國華盛頓的白宮簽訂了「奧斯陸協議」。柯林頓在回憶錄中提到這一段歷史,感慨指出,他說,在這次全球矚目的盛會隔天,他卻要為白水案出庭。「全世界最難『喬』的和平協議,都能在他運籌帷幄下完成,唯獨自己的官司,柯林頓卻一籌莫展?」在我被囚禁、痛苦無助時,看了柯林頓的官司情結,我安慰自己:「擁有世界最大政權的柯林頓,都得靜靜忍辱,等待司法的調查,何況我一個小小人物呢?」

柯林頓的白水案,歷經3任獨立檢察官、7年的調查、耗費國家7千萬美元經費,最後還柯林頓夫婦清白,被稱為「歷史上最昂貴的一次無罪判定」。柯林頓以總統之尊,忍受屈辱,尊重司法漫長的調查,過程雖備受折磨,最後因證據不足還他清白。就算官司無罪判決,但柯林頓與家人那7年所承受的痛苦和驚嚇,如「寒天飲冰水,點滴在心頭」。我想,這也是柯林頓2010年來台時,雖明知我有案在身,仍堅持與我見面、把臂言歡,為我祝福的原因吧!

2010年中,台北市商業會兩派勢力,為爭取第15屆理事長寶座,互不相讓。雙方代表找我出面斡旋,經我調和鼎鼐之後,不料「公親變事主」,兩派人馬共同推舉我擔任理事長,因為他們信任我。在企業經營和商場的溝通協調上,我是受人信賴的,可是一碰到官司、面對法官,卻有許多「有理說不清」的無奈。也許,只能學習柯林頓:「慢慢等待司法公正的審判了!」
王令麟部落格抒心情 為父贖罪  圖片來源翻拍自(民視新聞)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