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王令麟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  • 928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王令麟:我會勇敢活下去!

記得,高院公訴人林勤綱檢察官曾在庭上公開宣示:「檢察官意見並不專以被告與在逃首犯王又曾之間親等遠近,或者被告平日在力霸關係企業任職的地位做為唯一考量。請斟酌各被告涉案之動機、在本案實際參與犯行的情節、有無各自獲得如何的實際不法利益、特別是在案發之後,各自有無具體的悔罪補過表現等一切情狀,分別為適當處遇判斷。」這段話,對我有很大的鼓勵作用。

2007年1月力霸案發生以來,家父沒有勇氣面對事業失敗,不告而別,加上有心人士為轉移紅衫軍社會的焦點,故意操作,因而引起喧然大波,王家兄弟姊妹官司纏身,幾乎無一倖免,眾多力霸關企員工及眷屬更被無端株連。我無語問蒼天,除了默默承受自己的人生浩劫外,想到那麼多的力霸關企員工及眷屬因官司牽累,或導致家庭破碎、或罹患重病、甚至有人想自殺……我就有如椎心之痛。

為了解決這些員工身心所受的煎熬和痛苦,也補償一些投資人的損失,我毅然決然替他們扛起投保中心求償之債務,解決他們的民事賠償責任。如今有此結果,我感謝法官的明智判決。

日前,由我創立的東森慈善基金會與東森文化基金會,獲得外交部遴選為「建國百年 百大非營利組織(NGO)」,在國父紀念館作為期3天的成果展出。事實上,商場和企業界的朋友都知道,我創立東森集團20年來,一直與力霸集團,猶如兩條平行線,是獨立的二個法人,不僅股東結構不同,經營階層不同,企業文化更不相同,是完全不同的企業組織。這點,可從東森慈善公益紀錄,可以得到印證。

1999年,921大地震發生後,整個東森新聞總部,就像國際救難組織一樣,CNN等國際媒體,都藉由東森的新聞畫面,幫台灣向世界喊「救命」;那時,大家只知道東森,不會將東森與力霸劃等號。

2004年底,南亞發生大地震引發海嘯,死傷無數。東森發起「愛心無國界」,兩岸三地電視現場募款大匯演,共募得1億9千多萬元,由世界展望會統籌救助南亞災民;那時,也沒人會把東森與力霸聯想在一起!

2005年,我與前美國總統柯林頓在東森媒體總部,對談「擁抱人類共同價值」,CNN新聞連播數天;那時,外界更不會把東森與力霸混為一談!

2006年,我與釋放黑人領袖曼德拉的前南非總統戴克拉克,在台相會。(戴克拉克幫曼德拉當上南非總統後,擔任他的副總統。兩人在1993年,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,並致力推動族群融合等工作)。那時,我為國拚外交,沒人在乎我是誰的兒子!

2007年1月,我的父親因經營失利,拖垮力霸集團,相關產業如骨牌效應,紛紛遭受波及。這時,由我一手辛苦創立的東森媒體集團,因我是當時大家眼中所認定的「媒體大亨」,又是「王又曾」之子,有心人士為了操弄媒體,轉移社會焦點,於是「東森」就等同於「力霸」,父親「王又曾」所作所為,就等同於我「王令麟」所為,就這樣,東森集團因我背負著是「王又曾之子」的原罪,從此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。

沒有人相信父親因為擔心我經營媒體,會得罪他的黨政關係,因此,不准我創立的事業,用「力霸」之名;也沒人相信,父親早在10幾年前力霸及嘉食化的董事會,就已經主動將「東森媒體科技」、「東森電視」排除在外,切割我的事實。就像台灣和中國大陸是互不隸屬的兩個政權實體,有各自的領導人,外國人看起來,卻都是一樣的。

眾所周知,司法認定不同、看法角度不同,自由心證的結果,判決即可天差地遠。在這黨同伐異的現今社會,每個人觀點不一樣,本質認定就不一樣。有罪與無罪,存於一心,不是嗎?

當年十信的蔡辰洲先生和國泰信託的蔡辰男先生,因為是親兄弟,社會和檢調單位也都認為屬於同一集團,但二家公司畢竟是不同的法人,當時的台北地院法官就很明智的認為國泰信託不等於十信,而判定蔡辰男先生無罪,檢察官也沒有上訴,蔡辰男先生因此能利用25年時間償還銀行的債務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
前南非總統曼德拉在他的自傳《漫漫自由路》中提到:「不論你在人生的何處,前頭一定還有旅途…。」雖然,命運與歲月消磨雄心,但我的壯志仍在。在事業上,我並沒有失敗,可是需要機會。對於我應該負起的責任,我也絕不逃避。未來,我會更勇敢的面對自己的人生旅途、勇敢活下去;希望以實際行動,回饋社會,以彌補父親對社會所造成的傷害。

力霸案耗費國家諸多司法資源,藉此,我要再次向社會大眾道歉。同時,也要向所有承辦相關案子的法務人員,說聲:「抱歉,辛苦您們了!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